希望的绿洲
打印

       泥沙滚滚,风尘漠漠,天地苍茫……这就是盐碱滩吗?广漠、苍凉,干旱龟裂的地面,瓦片一样地翘着,仿佛大地张开眸子,渴望看到生命的来临。当车子驶进山东寿光市双王城水库林场,就像闯进一片陌生的领地,跃入眼帘的是苍苍林海,缤纷花树。但望见,林间树梢,不时有飞鸟出现,稠密的地方仿佛有百鸟喧鸣,阵雨似的。它们无拘无束,或飞落地面,跃跃觅食,或掠过水面,振翅飞翔,宛若跳着一曲水上芭蕾。

  我不知道,这片滚滚绿涛是怎样驻扎进这个叫大碱洼的地方,这里的一水一岸,有着怎样艰苦卓绝的建设过程。我只知道,它原是一片荒凉之地,泛着盐碱的土地,长年累月暴露在肆虐的风中。

  自寿光以北,至沾化,方圆数百里,秋旱之下,依稀能看到泥土地上泛着的白碱。“冬季白茫茫,夏秋水汪汪,旱了收蚂蚱,涝了看蛤蟆”,这就是当年的写照。令人欣慰的是,就是这白碱茫茫的地方,世外桃源一般出现一片林海,这片林海,如今已花木繁茂,大树参天,成为上林下藕,果实累累的所在。

  市林业部门负责人讲述了这样一段林业工人艰苦创业的故事。

  时间向前推移二十年。沾化地处滨州北部,濒临渤海湾,土地盐碱化程度较高,树木成活率较低,涝碱加上风沙,出现了年年栽树不见树的状况。

  土壤盐碱化一直以来是世界性难题,改良盐碱土是一项曲折、复杂、需要长期进行的工作。荒芜的盐碱滩地、恶劣的气候给林业工人带来严峻的考验。春天还好,一到冬天,大地冰封,万物肃杀,就连生存都很困难,更别说植树绿化了。为了种树,他们晚上睡下,第二天差点就埋进了土里。

  要想风沙不再卷起尘暴,减少土壤盐碱化,就要遍植树木,让树的风景成为一道美丽的绿色屏障,才能有效控制泥土流失,改善土壤结构。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谈何容易。

  盐碱地上种树,就连林业专家都认为是行不通的。但艰巨的任务就摆在林场职工面前,没有退缩的余地。在盐碱地上种树,且把它们播种成一片美丽的绿洲,控制风沙,建立良好的生态,成了林业工人的夙愿。

  这里没有电,没有路,房屋是简陋的工棚,单薄的草帘苫不住四面的寒风。林业工人白天挖坑种树,晚上衣服、鞋子脱下来,好不容易暖好被窝入梦,早上醒来一看,鞋子都冻在泥地上,用力拔都拔不出来,于是用锤子敲,用铁锹铲。脚伸进鞋子,就像伸进了冰窟窿里,冰冷刺骨。

  风雪交加,天寒地冻的天气,有人发烧了,回去吃片退烧药,休息一会又回到工地。机械挖坑作业时,为赶上栽种最佳时机,人员十几小时不能离岗,机器隆隆,操作不太熟悉,来回转动的机械长臂横扫过来,有人把头碰破了,鲜血直流,包扎一下继续干。

  在种树之前,还要抬高田土灌水排盐,地要抬高多少,坑要挖下多深,水应怎么灌溉,都要有一定的技术指导。在林业科研部门的指导下,十几个方案研究试验了千万遍,板结的土地当成手中的模板,最后终于确定了治理盐碱的最佳方案:利用培土堆成条台田。

  面对种种困难,林业工人勇往直前,一心想的是种树,种树!盐碱地土层浅,挖树坑便成了技术活,怎么挖坑才能有效种植,怎样把泥土封固起来才不致水土流失,怎么引水填土才能降低盐碱改良土壤,这都是摆在眼前的问题。问题一旦解决,面临的又是人力匮乏……泪水几次盈满了林业部门负责人的眼眶:能在这里经营出一片绿洲,不容易!

  是的,真的是不容易啊!在盐碱地上种树,不仅要挖出适合种树的树坑,想着怎样才能排除盐碱,提高树木的成活率,还要多方考察,寻找和培育适合盐碱地的树种,再不断扩大种植面积。树种活了,他们再研究怎样能够提高经济效益,变单调的植树模式为垂直种植,以取得林下经济效益,实现了林业工人自种自给,无污染蔬菜、水果走向城市的餐桌。

  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”多年之后,昔日的盐碱滩变了样,春季有花,夏季有绿,秋季有果,场容场貌焕然一新,走进林场,如同走进了花的世界,绿的海洋。沾化的冬枣就是这样种植成功的,从此名声在外,销售到全国各地,成为佳节礼品。在这里,你看到的不仅是一片整齐的森林,还能看到果实累累的金丝小枣,浑圆甜脆的冬枣,一串串挂在绿油油的树上,这些耐碱抗沙的枣树,随风轻扬,丰收在望。

  正如一位林业工人所说,大海曾在这里潮涨潮落、波涛汹涌,然后每年都要遗弃一片盐碱之地,等着我们去守护,去开发。不然,它们就会黄沙泛滥,导致气候恶性循环。为了我们的子孙,我们要勇于担起战胜沙漠、改良盐碱的重任,植树造林,决不能让这些土地荒漠化,任风沙肆虐。

  “清晨,当第一缕晨曦洒向山间之前,你已经矗立在山巅巅上;傍晚,当夕阳西下,小鸟归巢,你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。春华秋实、夏雨冬雪,四季伴随着你的脚步轮回,日出日落,月圆月缺,时光记录着你用足迹描绘的蜿蜒小路……”这是一首描写林业工人的歌,为了故乡的山更绿、天更蓝,他们默默“钉”在渺无人烟的地方,用劳动播撒绿色,播种希望。

  秋季的山风,清清凉凉,缕缕丝丝,吹拂着我的思绪和对绿洲的依依不舍。从鲁北回来,我带回一只美丽的螺壳,把它做成了一只漂亮的花瓶。有人说,它更像是一只酒杯,一只来自大海的酒杯。虽然无酒,但它沾着盐碱地的泥土,沾着大海的盐分,它洋溢出来的,不仅仅是大海的阵阵波浪,还有林海的莽莽涛声,看着它,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一片绿洲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(宋尚明 作者单位:山东省蒙阴县纪委监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