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气砚
打印

       作为文房四宝之一的砚,集文学、绘画、书法和雕刻等诸多艺术于一身,具有浓厚的历史文化内涵,这让一块石头不再只是一块石头,而承载了一段历史、折射出一种精神。

   清人梁绍壬所著《两般秋雨庵随笔》中,曾记载岳飞使用过的一方砚台:“砚色紫,体方而长,背镌‘持坚守白,不磷不缁’八字,无款。”“持坚守白,不磷不缁”出自《论语·阳货》中孔子所说的“不曰坚乎?磨而不磷。不曰白乎?涅而不缁”。意思是说最坚硬的东西,即使饱受打磨也不会变薄;最纯洁的东西,即使屡遭污染也不会变黑。孔子以白玉自比,表明了自己即使生在王纲解纽、礼崩乐坏的时代,也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品性。岳飞对孔子颠沛流离而志向不改、身在乱世而不肯同流合污的品行十分敬仰,就将这句话浓缩为八个字,镌刻在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方砚台上,用来时时砥砺自己。

   岳飞建立了不朽功业,到头来却遭人构陷。在狱中,无论面对怎样的酷刑,他都不肯屈招一字以自污清白,在奸人给他准备的所谓“供状”上,他只留下了八个大字“天日昭昭,天日昭昭”,用一身正气证明了什么是“持坚守白,不磷不缁”。

  宋元易代之际,这方砚台被诗人谢枋得收藏。谢枋得获得此砚后,经过与自己收藏的岳飞墨迹对比,发现砚台上的铭文与岳飞书相仿,就在上面刻下了“枋得家藏岳忠武墨迹,与铭字相若,此盖忠武故物也。枋得记。”

    谢枋得与文天祥是同榜进士,两人交情甚笃。文天祥得知谢枋得收藏了一方岳飞的砚台后,甚是喜爱。谢枋得为了激励文天祥抗元,也为了表达对文天祥的敬仰,不惜割爱,把这方代表着忠良和正气的砚台送给了文天祥。这块砚台,从此就伴随在文天祥的身边。以此砚磨墨,文天祥写下了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千古绝唱,写下了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”“时穷节乃现,一一垂丹青”的正气之歌。

   三位宋室孤忠死后,这方宝砚辗转漂泊,最终于光绪二十年(1894年)秋,在皖南为福建晋江人吴鲁所得。吴鲁感于此砚“得乾坤之正气”,遂为之取名“正气砚”。

   一块镌刻着先贤教诲的砚石,辗转为三位忠直之士所有,这块被后世称为“正气砚”的珍宝,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、历久弥坚的伟大品格,演绎得荡气回肠,令人感佩不已。(石顺江)